【厦门日报】教出的学生会学又会玩 厦门一中有本“不怕偷”的秘籍 福建省今年首场教学开放活动举行,学校主动申请延长开放至一周

(发布人:办公室  发布时间:01-11 08:38  最后更新时间:02-28 09:45  点击量:3913)

教出的学生会学又会玩
厦门一中有本“不怕偷”的秘籍
福建省今年首场教学开放活动举行,学校主动申请延长开放至一周
2018-01-11 00:00来源:厦门日报



 

 昨日下午,一中学生在上形体舞蹈课。

  ▲学生在上折纸校本课。

  ▲一中学生的社会实践,体验戽水。(厦门一中提供)

  ▲老师指导漆线雕校本课。

  ▲漫画校本课课堂。

  学生在排练街舞。

  ▲各地教育工作者参观厦门一中学生的艺术作品展览。

  开放周活动中的易经校本课课堂。

  在武侠小说中,得到一本武功秘籍,就可以成为高手了。现实中,很多人都想知道,厦门一中的老师是怎么教的,才能教出又会“玩”又会读书的孩子。

  本周一开始,这位“武林高手”敞开校门,迎接1684名省内教师“取经”——2018年福建省首场教学开放活动在厦门一中举行。这一教学开放活动是由省教育厅主办的,后者要求福建省31所高中课改基地校都要面向全省开放。

  本版文/本报记者 佘  峥

  本版图/本报记者 姚  凡(除署名外)

  有底气

  主动将开放日延长为一周

  这类开放活动通常只有一天,厦门一中主动申请延长为一周,即从本周一持续到周五。

  厦门一中副校长陈佩玲说,一方面,我们不断接到其他学校老师要来听课的要求;另一方面,我们的老师也渴望在这个省级平台上展现自己,一天时间远远不够。

  此次全省共来了1684名教师,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省教育学院派出的16人团队。省教育学院副院长朱敏说,近年来厦门教育改革步伐快、力度大、效果好,特别是恢复全国卷以来,厦门高考取得有目共睹的好成绩,厦门一中无疑是厦门教育的杰出代表。

  朱敏期待通过本次活动,能将厦门的办学经验推广到全省,真正实现优质教育资源的呈现与分享。

  厦门一中把此次主题定为“聚焦核心素养,优化学教方式”。一中说,我们不是说“教学方式”,而是说“学教方式”,因为我们把学生的学放在首位。

  在五天时间里,一中提供18场专家讲座,42节公开课,94节社团活动或选修课,开放了学校生物、发明创造和模型三大基地,以及学生艺术作品展、学校的大课间和课间音乐广场等。来参加开放活动的老师可以自由穿梭在学校的各个角落。

  有干货

  新高考幕后策划人开讲座

  最引人注目的是,本周一的开幕式后,厦门一中邀请了新高考的幕后策划人之一刘海峰教授,做了《高考改革新方案的出台与进展》专题讲座。

  刘海峰是厦大高等教育研究院院长、厦大考试研究中心主任,还是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、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委员——其实就是新高考的幕后策划人之一。

  福建要从今年秋季入学的高一学生开始新高考综合改革。在此之前,浙江、上海已经开始新高考。

  刘海峰透露了一件往事,浙江的新高考方案中,允许一科考两次,每次前1%的考生100分,因此有人担心,名校之间会不会利用这一规定来“遏制”对方,譬如说,好学生第一次考100分,第二次再让他们参加考试,这样前1%其他学校的份额就少了。

  所幸的是,后来从反馈情况看,考了100分的人,几乎没有再参加第二次考试的。

  刘海峰被认为是高考拥戴者,是高考稳健派代表人物。他在讲座中说,高考仍是目前最公平的考试,对中国而言,高考制度不可少,但不改也不行,“物盈则亏,法久终弊”。不过,他也认为,高考改革急于求成不行。

  【解密】

  高考考得好因为题目抓得准?一中说“不”

  本周一,厦门一中副校长陈佩玲通过一个报告,向外界全面地展示厦门一中是如何教学的。她说,一中高考考得好,大家都以为我们抓题抓得准,事实上我们只是本分地做好四个教学环节:备课、课堂、练习和个别辅导。她认为,全国卷试题更灵活,捉摸不定,但如果能做好四个环节,就心中有底。

  今天,我们撇开专业理论,从几个细节,来看看厦门一中到底用了什么招来保持教学质量常青。

  一张印有命题人名字的试卷

  出考卷的老师,多达五六种分工,还要标注命题人和审核人,促使老师把试卷出得越来越好

  陈佩玲特别介绍了一中是如何出考卷的。厦门一中每个年段每个学科备课组的老师都有分工,有人负责从各种渠道搜索题目;有人负责筛选,留下那些合适学生的;有人负责出题;有人负责做题,看看题目的难度,最后还有人要审核。

  即使是平时的练习,基本也沿用这一程序,让练习更精准。

  陈佩玲说,我们不用大量的练习来“围剿”知识点,因为学生的时间是有限的。以前习惯说,老师布置的10道题,6道有用就够了,现在是你只能布置6道题,6道题都必须有用。

  即使是练字这类小儿科,这所学校也有讲究:一中的练字作业不是去买现成的,而是“自制”的:语文组组长陈凡要求把背诵的篇目抄到字帖,学生再跟着练,这样,在练字时,顺便记住背诵内容。

  有趣的是,一中的不少试卷,标注有命题人和审核人的名字首个拼音字母,这种压力促使老师把试卷出得越来越好。这还没完,每个学期,一中学生都有一次机会通过网络去评判老师自编练习和试卷的质量。

  一本叫作“初见”的易错题集

  每个学科都有老师专门收集学生错误率较高的题,将错题改编集合,让学生分析原因获得进步

  在年轻的物理备课组长洪泽俊的电脑里,有个文件夹叫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,它难道是物理老师们在万有引力定律外的“一低头温柔”?

  洪泽俊本周揭开谜底:这是物理老师收集学生做过、错误率较高的易错题,加以改编的题目集合。

  洪泽俊说,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是希望学生看到每道题都像第一次看到一样,逐字审题,仔细分析。

  不只物理,就像很多学生都有一本易错题集一样,厦门一中的每个学科,都有老师专门收集学生错误率较高的题。但是,老师并不是把错题抄下来,而是从学生的错题中找出原因,是因为哪个知识点不理解才导致普遍性错题,然后再将题目改编,出练习让学生做。

  也就是说,一中老师的这本易错题集,都是“有所变形”的。

  一个“老师绑腿跑”的比喻

  学校对各个学科的备课、出练习等进行分工合作,老师之间没有教学秘密,才能形成集体合力

  过去几天,厦门一中的老师在不同的渠道,告诉听课者现在要靠团体的力量,而不是个人。以高考的理综为例,一中老师说,综合科考得不好,很大原因都是花在三科的时间如何分配等问题产生的内耗。

  厦门一中教研室副主任钟斌说,在厦门一中,学校只对综合科进行评估,不再追究到具体学科,倡导综合科内部协调。

  不仅是综合科,各个学科的备课、出练习、试卷等,也都是分工合作的结果,老师相互之间没有教学的秘密。

  钟斌说,某种程度上,这就像是绑腿跑步的比赛,老师是把腿绑在一起往前冲,如果只是你自己一个人跑得快,那并没有用。

  当然,现实中,不可能做到每位老师齐步走。钟斌说,教务处会定出一个合理的班级误差值,即如果班级的平均分和年段平均分的差值在误差范围之内,那就属于正常。

  一张屏风后的“共享老师”

  晚自习时学生和老师的距离也是一门学问,学校既爱护老师也爱护同学,师生间也犹如朋友

  在陈佩玲接受采访时,路过的学生跟她预约周三晚自习的个别辅导。这就是她所说的四个秘籍环节中的“辅导”。“辅导”不仅仅是学业辅导,还包括朋友般的交谈等。

  学业辅导,一中也有自己的范儿。高中晚自习每天都有安排下班级的老师,而且特别规定:轮值老师的座位要在教室外。钟斌说,如果老师待在办公室,那么有些学生有可能嫌太远。但“送教”又只能送到教室外——如果在教室个别辅导,会影响其他同学。

  昨天有外地老师问,冬天坐在教室外辅导会不会太苛刻?一中老师为她展示了学校安装的挡风屏风。

  这就是一中办学的细节意识:严格要求老师,也体贴他们。

  每个学科的老师每周要轮流到晚自习值班,年段会把每天每个班级的轮值老师名单公布,但很快的,学生提意见,能不能注明老师教的学科?这样才能方便我们去找他们。

  这就是被钟斌称为“共享老师”的制度,即晚自习辅导可以找自己的老师,也可以找其他班的老师。

  钟斌说,我们并不介意自己班上的学生去找别班的老师辅导,也不介意别班的学生找自己面批。他说,我们就是一个集体。

  【佘峥说事】

  真的秘籍

  不怕偷师

  前不久,本市一所名小学一年级的家长向我们抱怨说,考试后老师不发试卷,家长不知道孩子错在哪里。眼看就要期末考了,帮孩子复习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。

  为什么老师不发考卷?老师告诉家长:怕别的学校“偷师”。

  所以,听到厦门一中这一周大门洞开,迎接八闽来客时,不少人都吓了一跳:小学都防贼防盗防兄弟校,何况有中考和高考竞争的中学!厦门一中是玩真的?

  厦门一中校长周君力说,一方面,这是福建省对课改基地校的要求;另一方面,我们也想借此给老师压力:过去是“人无我有”,在资讯如此发达的时代,你不可能再藏着掖着,要比的是“人有我优”。这看上去有点像“先斩后奏”:告诉老师,我把你们的教学秘籍都公开了,你还要想出更好的方法,才能赢过别人。

  换句话说,这里的潜台词是:一中已经不怕别人“偷师”了,因为最重要的东西是无法简单复制的,也是无法一蹴而就的。

  譬如说,严谨的制度。每周日,一中的每位老师在家里进入校园网,就可以知道下周有哪些老师要开研讨课、哪些见习老师要开汇报课,可以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课去听。

  或许有人会说,这类“推门听课”也不稀奇,但厦门一中还有一个“杀手锏”:教务处会去抽查,看看有多少老师在听课,如果没有达到该备课组的三分之二以上,这节研讨课就不能得到确认,因为达不到研讨课目的。

  严谨的制度并不是单向的。这所学校爱老师也是出名的,譬如,这次开放周,校方其实也为老师日后的教学比赛和专业化发展等提供了一个平台。

  再譬如说,士气。在一中,似乎每位老师的积极性都被成功地调动起来,大家都在为学生和学校的发展而努力。一中地理组组长姚培泰一直把任教高三定位为教师个人成长,他认为每一堂睿智的课堂、每一份高质量的作业都在历练、提升老师。老师不只是付出,其实也在收获。

  一中的老师士气,从开放周也可见一斑。政治组组长苏雅苹是开课老师之一,她说自己完全可以选一个擅长的教学情境导入,但考虑到在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,学生容易受网上一些潮流影响,所以选择了近期热点的“智能机器人”话题。她因此要付出更多时间和精力。

  当然,每所学校都有自己的特点,一中的秘籍未必就适用于其他人,但制度、士气这类“软件”总会给一些人启发,这就是这类教学开放活动的意义所在。


Copyright 2010 Fujian Xiamenyizhong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:manbetx客户端2.0

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0813号 闽ICP备09008475号

地址: 厦门市文园路93号  邮编:361003 电话:0592-2021908 传真:0592-2026091 邮箱:fjsxmyz@126.com